縣府社會處長王秀燕(右二)、鎮長葉玉錦(右一)拜訪鄭大使夫婦。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全家福






山城傑出外交鬥士-鄭博久大使


  外交工作除了努力,也要靠運氣!這是鄭博久從事外交工作長達四十載的感言。對父母至孝的他,在民國九十六年屆齡退休後,就聽從母親生前的話,回到東勢鎮下新里祖居定居;但仍退而不休,除了關心地方發展外,也擔任中華經濟研究院台灣與東南亞國家協會研究中心諮詢委員,並經常應邀到大學院校演講,傳承外交禮儀與經驗。


  鄭博久於民國三十年出生在高雄市,先後就讀高雄市大同國小、省立高雄中學初中、高中部、國立政治大學外交系、外交研究所。民國五十六年外交特考優等錄用,曾任外交部發言人、亞西司司長、亞太司司長、新聞司司長、外交部主任秘書,以及曾任駐聖文森國大使、約旦國代表、駐美國副代表、馬其頓國大使、駐泰國代表等要職。


  夫人彭水英是桃園楊梅人士,台北護專畢業後任助產士,是一位典型的客家婦女,婚後隨著鄭博久奔波駐外生涯,相夫教子,謹守本分,是親友們所稱道的賢內助。夫妻倆鶼鰈情深,育有一子、一女,女兒紐約醫學博士,目前在紐約執業。子取得餐旅碩士學位後任職美國旅館經理,最近回台休假時,獲延攬到香格里拉遠東國際大飯店任職經理。


  鄭博久說,他雖在高雄出生、就學,但是祖父要他每逢寒暑假就回到東勢鎮下新里祖居,並要他學習客家話,絕對不能忘本,因此他在高雄學會閩南語、在東勢學會客家話。當年祖父的用心,讓他在駐泰國時深深感受到精通多種語言的重要。因為泰國有五百萬的客家人,在與泰國客籍人士交流時,流暢的客語讓雙方備感親切,也攏絡了他們的心,處理起事情來,減少了許多阻礙。而在泰國也有十四萬的台商,此時,無礙的台語,獲得台商認同之下,也就迅速建立起雙方的情誼。


  鄭博久談起多年駐外生涯最深刻、也最心酸的回憶,就是台灣和西班牙斷交時,他一接到緊急撤離時,根本連行李都來不及打包,只能左手帶著剛降下來的國旗、右手抱著才四個多月大的女兒就撤離了。鄭博久的寶貝女兒克莉絲汀或許從小就跟隨父母駐外,對於台灣在外交工作的艱困處境,有著深刻的感受;當她在紐約攻讀博士學位時,適逢台灣與馬其頓的邦交生變,擔心台、馬的斷交對擔任大使的父親造成打擊,而以電子郵件寫了一封長信給父親。


  這封以英文寫的文詞優美、情意真切的家書中,並以美國著名詩人佛洛斯特所寫「不曾走過的路」,來讚揚父親在馬其頓外交崗位上的艱苦卓絕,並肯定父親選擇了一條少有人走的路。這封信經鄭夫人彭水英女士傳給華府友人後,傳頌一時,看過信的人無不為之動容,可說是給鄭博久最好的安慰,也是對他外交工作上最大的肯定。


  在子女成長且各有成就之後,為何會回到東勢鎮定居?鄭博久說,他在美國任副代表時父親去世,九二一地震時他在歐洲任職,母親與兄長同住下新里老家,房子毀了、母親也受了傷,母親一直希望他回到東勢世居地住,他也答應會回來侍奉母親。詎料,當他屆齡退休之際,母親卻已往生,讓他深深體會「樹欲靜風不止,子欲養親不待」的傷感與遺憾。因此,退休後就依對母親的承諾,回到世居地的東勢鎮定居。


  在東勢定居三年來,鄭博久感受到世居地的寧靜、山城民風依舊淳樸;不過,在各項發展上也有限,似乎與鄰近的鄉鎮市迅速發展,仍有一段差距。因而,他和許多旅外的山城鄉親都亟思如何回饋地方、協助山城的發展。


  除了滔滔的口才、幽默的言語外,鄭博久也具有多方面的才藝,不但擁有一副好歌喉,也畫得一手頗具水準的油畫、寫得入木三分的書法功力。他說,公餘曾在義大利學聲樂六年,在西班牙學油畫,也勤練中國的書法,做為休閒的消遣與嗜好;目前除了已錄製四片CD,收錄近百首國語老歌,分送戚友分享,並準備舉辦一場書畫的個展。鄭博久謙稱,只是閒暇時的「自娛娛人」罷了。99.08.05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山城風雲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